人生的意义网(网上心灵痛苦康复疗养中心)。生命的意义、活着的意义、人为什么活着。有《重大人生启示录》义卖。

人生的意义网
人生的意义网(网上心灵痛苦康复疗养中心)。生命的意义、活着的意义、人为什么活着。有《重大人生启示录》义卖。
首页 > 治愈痛苦 > 心理痛苦 > 其他症状 > 【躯体变形障碍症】躯体变形障碍症百科

【躯体变形障碍症】躯体变形障碍症百科

2019-05-28 14:11 作者:人生的意义网 阅读:

关于BDD

躯体变形障碍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BDD
躯体变形障碍症|躯体变形障碍症百科
躯体变形障碍是指身体外表并不存在缺陷或仅仅是轻微缺陷,而患者想像自己有缺陷,或是将轻微的缺陷夸大,并由此产生心理痛苦的心理病症。研究表明,躯体变形障碍在普通人群中的发病率为0.7%~1.9%,男女发病率无明显差异,常发生于青春期,有的甚至发生于儿童期。该疾患可能表现为慢性过程,自发病到患者去看医生,症状会持续10~20年。
躯体意向是我们对于身体的大小、形状、形式的一种记忆图像,并非是实际的表象,而是以内视力看起来如何怎样。是对于我们所思,所见以及别人看我们时我们像是什么的感觉。躯体意向受社会因素的影响较大,比如背景文化、媒体、流行趋势,甚至与家庭成员,单位或学校的同事或同学等。
社会上前几年比较注重形体美化,很多人为此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们穿着得体,去健身房,买样式流行和讨人欢喜的衣服,花大量的时间做美发,甚至去做整形手术—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更有魅力。在这样的世界生活,如果我们还不能明白男人或女人看起来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那这或多或少都会让我们感到不安。意欲达到完美的先占观念让有些人对自己的躯体意向变得有些扭曲就不足为奇了。
于此同时,我们真的如此担心我们的外表吗?或许有一点肥胖,皮肤上有斑点,或者不喜欢自己的鼻子,这一切都刺激着我们,但这又的的确确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然而,我们中有些人不喜欢自己身体的某一方面或某一部分,以至于达到了先入为主的程度。我们总是会忍不住地想这一切可能比看起来更糟,感到不舒服,以至于同别人谈论起来都觉得有些焦虑。这很令人苦恼,也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社交、工作或学习的能力。这种对于躯体的某部分的极端不满就是躯体变形障碍(BDD),史称畸形恐怖。
其实关于这种病的称呼,多种多样。鄙人搜索资料时,曾搜索出包括“丑陋恐惧症、体像障碍(把其中的「像」置换为同音的「象」和「相」都可搜索出相关资料)、身体变形障碍、身体畸形性疾患、幻丑症……”等等之类的名称。

症状

躯体变形障碍有两个特征:假象的外表问题的先占,和因为自感丑陋不欲为他人所知而出现的回避行为。
大多数人每天只会用少数时间来估计到自己的外表,但是BDD患者则会花费大量时间为自己看起来如何而焦虑不已。有些人说他们带有对自己外表的强迫特征,并难以自制的反复思虑并焦虑不已。
一些BDD患者意识到自身比其他人看起来要糟一些,对于表象问题的观点夸大并扭曲。然而,另有一些人对于自己的观点确信不疑。一方面BDD患者感到别人在凝视自己的时候会特别注意到自己的缺陷,取笑它,或在背后讥笑自己,为此而痛苦不堪,实际上,或许别人根本就没在意过。许多患者感到羞耻,并认为自己收到了别人的排斥。这种疾病的另一个特征是人们怎样做来减轻压力。多数BDD患者会有反复的动作,或不停的检查,治疗,或是隐匿自己对于表象的认知缺陷。
一些人不惜耗费时间在自己的皮肤上又挖又挑,这看起来好像是要试图去除皮肤缺陷,或让皮肤变得更光滑一些,但这会留下疤痕和难以愈合的伤口,反倒是让皮肤看起来更糟糕一些。一些BDD患者会反复的询问家庭成员或朋友以确证他们看起来还行或不断地试图解释亦让他人确信自己并不丑。这种行为通常会受到家庭成员的打击,因为他们无论给与怎样的次数保证、支持或鼓励都不能让他们释疑。
BDD患者通常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反复在镜子中审视自己,是否自己的缺陷变得更引人注目了或是有了某种程度的改变。还有的就是不断地把自己同杂志或广告牌上的人进行比较。还有一些人通过化妆、更换衣服,或是重做发型以纠正或掩盖缺陷,企图让自己看得更顺眼一些。再有就是通过戴帽子、假发或太阳眼镜试图伪装或隐匿自己的缺陷。一些极端的病人则戴上面具或用头巾把自己的头裹得严严实实。在公共场合有些病人则利用特殊体位或是做某些动作揖便让自己的缺陷不那么引人注意。还有些人不断的秤体重或是测量自己,穿着宽大低垂的衣服以试图掩盖他们认为丑陋的臀部或是巨大的乳房。有些人还会穿着多层的衣服以使自己看起来孔武有力,一些男性病人(尤其是肌肉变形障碍病人)会吃特殊的食谱,或使用药物,诸如促同化激素类以促进肌肉的形成。最后,有些人会求助于美容外科或皮肤科进行手术或药物治疗。
这有一张有关躯体变形障碍患者最常表现行为以及他们大量表现某种行为百分数的表格,数据来自我们最近一项研究中的500多名患者。(需要说明的是,这张表格所列的行为并不全面,有些行为在这里并没有呈现)
· 伪装(91%)
· 通过身体的位置/姿势 (65%)
· 通过穿着 (63%)
· 通过化妆 (55%)
· 用手遮掩 (49%)
· 通过头发 (49%)
· 通过帽子(29%)
· 和他人的躯体部位进行比较/检查他人的外貌 (88%)
· 在镜子和其他能够反映的物体表面检查的自己的外貌 (87%)
· 寻求外科手术,皮肤科,和其他非精神科的治疗(72%)
· 过多的修饰(梳理头发, 化妆, 剃须,拔除毛发,等.) (59%)
· 寻求安慰或试图劝说他人自己的外貌缺陷是缺乏吸引力的(54%)
· 触摸厌恶的躯体部位 (52%)
· 更换衣服 (46%)
· 节食 (39%)
· 抠挖皮肤 (38%)
· 躲避镜子 (24%)
· 由躯体变形障碍引起的人工晒黑 (22%)
· 过度运动(21%)
· 过度举重 (18%)


常见表现

研究人员发现在普通人群中大约1% 到 2%的人患有躯体变形障碍,由此便可以得知仅在美国就有数百万人患有此病。并且,一些研究显示,该病有更高的发病率。而且,该病在接受过皮肤科治疗和美容手术的人群中也很常见。尽管如此,我们需要更大规模和更科学严谨的研究,以更准确地确定在美国和其他国家躯体变形障碍有多常见。但同时,这些研究结果显示该病同其他精神科疾病如精神分裂症,躁郁症,恐慌症,以及神经性厌食症一样常见。
——BDD影响了估计200至500万美国人,包括男人和女人。
——BDD通常起病于青少年时期,患者年龄范围是6至80岁
——99%的BDD患者都说它很明显地影响了他们一生的社会功能(比如朋友,家庭或者亲密关系)
——90%的BDD患者说这种障碍明显地影响了工作或者学术能力。
——29%的BDD患者因为这个障碍已经有一星期足不出户了。
——75%的BDD患者寻求手术帮助以及皮肤科或其他医疗帮助。
——当然,那些寻求手术帮助、皮肤科或其他非精神治疗的患者,大部分人都发现他们的BDD 症状没有因此得到改善,还有一部分说他们的情况更糟了,只有不到10%的人说比以前好些。
——25%的BDD患者通过过度的晒黑自己来尽可能减少可被察觉的外貌缺陷
——63%的BDD患者在障碍发作的某一个时刻有自杀的念头。
-----《破碎的镜子:理解和治疗BDD》牛津大学出版,2005

焦虑表现

脸是BDD患者最容易产生焦虑的躯体部位。主要是关注脸部的几个部位,比如鼻子、嘴唇、耳朵,也包括面部皮肤,如皱纹、肤色、瑕疵、疤痕、小血管、纹理或是毛孔的大小。头发或发际线也很容易引起他们的注意。
患有躯体变形障碍的病人可能讨厌自己的任何躯体部位,其中一部分病人关注自己身体的某一特定部位,然而大多数是同时关注自己身体的多个部位。这张表格所列的是病人最常容易关注的躯体部位,数据来自我们最近一项研究中的500多个患者。
· 皮肤 (73%)
· 毛发(56%)
· 鼻子 (37%)
· 体重 (22%)
· 腹部 (22%)
· 乳房/胸部/乳头(21%)
· 眼睛 (20%)
· 大腿 (20%)
· 牙齿 (20%)
· 腿 (全部的) (18%)
· 形体/骨架 (16%)
· 丑陋面容 (总体上的) (14%)
· 嘴唇 (12%)
· 脸形/大小 (12%)
· 臀部 (12%)
· 下巴 (11%)
· 眉毛 (11%)
· 髋部 (11%)
· 耳朵 (9%)
· 手臂/手腕 (9%)
· 腰 (9%)
· 生殖器 (8%)
· 脸颊/颧骨 (8%)
· 腓部 (8%)
· 体重(7%)
· 前额(6%)
· 足 (6%)
· 头形/大小 (6%)
· 手 (6%)
· 下颌 (6%)
· 嘴 (6%)
· 背 (6%)
· 手指(5%)
· 脖子(5%)
· 肩 (3%)
· 膝盖 (3%)
· 脚趾 (3%)
· 脚踝 (2%)
· 面部肌肉(1%)


BDD的危害

有些BDD病人想法当设法的想排除应激而让自己尽量正常。然而,有些人却受到了症状的严重影响,变得与社会隔离,不去上学或工作,甚至有些极端的病人不愿意离开家,因为他们惧怕因为自己的外形而让自己尴尬难堪。罹患者去某些地方如海滩、美容院、商场或是让他们为自己的容貌而感到焦虑的地方则尤为困难。BDD病人通常会为他们的问题而感到郁闷不已,这种消极影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有些人变得不顾死活而试图自杀。
社会交往问题非常普遍,许多BDD病人缺朋少友,回避约会或其他的社会活动,甚至因为他们的症状而导致离婚。
正常人一般很难理解BDD患者所遭受的痛苦,毕竟,这些病人看上去非常正常。但是,该病让人异常痛苦。
据报道,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躯体变形障碍(BDD)患者选择自杀的几率是常人的45倍。
研究报告作者之一凯瑟琳·菲利普斯博士介绍,躯体变形障碍经常会导致患者出现自我厌恶情绪,与社会格格不入。185个被调查者中,58%的人说自己产生过自杀念头,2.6%的人亲身尝试过自杀,两人自杀未遂。这表明,躯体变形障碍患者自杀率大约是常人的45倍。
菲利普斯表示,多项研究表明,2.4%的人患有躯体变形障碍。尽管多数人都对自己的生理外貌不甚满意,但躯体变形障碍患者对这方面的担忧简直可以用走火入魔来形容。
BDD不是虚荣
躯体变形障碍是一种严重的和可以治疗的精神疾病,它不是虚荣。大多数患有躯体变形障碍的病人只是希望自己看上去是正常的。
躯体变形障碍的患者经常因感到自私和徒劳而痛苦,尽管他们并非如此。不同于过度虚荣,躯体变形障碍像抑郁症或厌食症或心脏病一样是一种疾病。它有自己的缘由,并不能反映道德弱点。有时候,患者会被告知说不用担心自己的外貌,如果它真有那么简单的话就可以了。这种做法经常起不到任何帮助。相反,认识到躯体变形障碍是一种疾病并且需要恰当的治疗,这是非常重要的。

BDD的易患人群

BDD对各个年龄阶段的人均有影响、BDD对男女性别均有影响、BDD影响不同的种族,文化,阶层
我们并不确定在儿童和青少年中躯体变形障碍有多普遍(因为已有研究太少);但是,大多数患者显示他们在18岁之前患病,特别是早期青少年时期。
儿童和青少年患有躯体变形障碍会影响他们的表现。具体有:成绩差,辍学,远离亲人和朋友,足不出户,甚至尝试自杀。对这个年龄阶段而言,鉴别躯体变形障碍非常重要。因为这些症状会使正常的发展偏离轨道。如果躯体变形障碍不及早治疗,今后长时间内将会出现学业,职业和社会问题。患有躯体变形障碍的男性和女性的数目大体上是相等的,或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女性患者多余男性(需做更多的研究,加以确定)。无论如何,躯体变形障碍既影响男性又影响女性这是很明显的。在人口学因素(如年龄),患病特征,及并发症(如抑郁症) 方面,男女患者的共同之处要多余不同之处。
尽管如此,男女患者也在一些方面表现出一些有趣的差别。相比女性患者,男性患者更可能未婚,更多担心自己的生殖器和稀少的头发。他们也更倾向于认为自己骨架过小,过于消瘦,或者不够孔武有力。另外,男性患者更易酗酒和用药。而女性患者更多担心自己过多的体毛,髋骨,胸部,或者体重(认为自己过于丰满肥胖)。相比男性患者,她们更容易抠挖皮肤,照镜子和伪装(例如通过化妆),并且他们更易出现并发的饮食障碍。
躯体变形障碍可以影响任何一个种族或民族,它在全世界—东西方文化中均有发生。确实,躯体变形障碍在一些国家,如日本,更为人们熟知,但是在其他很多国家,包跨美国,直到最近才被人们所认识。躯体变形障碍已经被介绍到了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澳大利亚,前苏联,中东,加拿大,很多南美国家,中国,日本和非洲。
躯体变形障碍患者来自不同的背景,社会经济团体,并且有不同的受教育程度。也就是说,躯体变形障碍可以影响任何人。

BDD的原因

当前BDD的病因未明。存在诸多假说,但是若要解释症状尚需要作更深入地研究。极有可能是生物、心理、社会文化多重作用导致BDD发生。有证据表明大脑5羟色胺失衡会促发BDD症状。也有可能心理因素比如童年遭受过多的讥讽嘲笑,或是家庭成员和同龄人过于注重外表,或是创伤,比如性虐待,会是症状表现的风险因素。不恰当的媒体信息会加重原本就易受伤害的BDD病人的病情。

BDD的伴发病症

很多BDD病人一生中的某段时间会伴发抑郁,发展成为BDD病人的家族成员也呈抑郁高发。BDD和抑郁的特征是低自尊,感觉受排斥,过于敏感,有时感觉自己一无是处。甚至在不伴有抑郁的情况下,BDD病人也考虑过自杀。
BDD也和其他疾病呈共病现象。强迫症(OCD),进食障碍,焦虑症,和拔毛癖是BDD病人常见的伴发疾病。一些BDD病人还有药物或酒精滥用。
BDD和OCD在某些地方是共通的,比如除试图减轻焦虑而产生反复的强迫动作以外,强迫性先占观念出现并难以自控。所不同的是强迫症病人对于任何问题都带有强迫性,包括强迫性仪式动作,比如过分的清洗和检查。而BDD病人的强迫和仪式动作仅集中于外貌和身体意象。据研究,多数OCD病人至少在某些时间对自己的病症的部分夸张症状有一定自知力,但是BDD病人自知力极为低下,对自己的过分表现没有洞察力,并且坚信自己的缺陷是真的,是引人注目的。这就为治疗增加了难度,因为如果一个人能意识到自己的过分关注不对的,就会有意识的向专业心理保健人员寻求帮助,而不是代之向美容师寻求治疗帮助。

诊断BDD

区分于一般外貌关心

与一般的外貌关心加以区分
躯体变形障碍和正常的外貌关心在一些方面是不同的。区别表现在几个方面(描述如下):
· 躯体变形障碍患者有他们外貌缺陷的先占观念。他们至少一天有一个小时担心自己的外貌,平均时间大约为每天3—8小时
· 外貌的担心导致了严重的情绪障碍,例如,抑郁,焦虑,自杀意念
· 外貌的担心影响正常的生活(例如,工作,学习,和朋友一起,在社交场合,在活动中)

如何诊断BDD

罹患BDD的病人或许没意识到他们是患有严重但是可以治疗的心理问题。在其他人看来他们所担心的问题通常是虚荣心和寻求注意在作祟,因为他们所担心的躯体部位看起来是没有问题的。许多患者感觉他们的问题是不切实际的,但是有焦虑于是否告诉了别人,没有被认真对待,是否被忽略了。还有一些人担心是否有人在谈论自己的外貌,这会使他们更加关注这些所谓的问题。朋友和家人甚至不在意这些,没有意识到这些极端的扭曲芊芊是不能被忘却或是自我克服的。
BDD尚未得以公认,并且很多保健人员对此也不太熟悉,以至于导致误诊。除非刻意加以询问,否则BDD的诊断很容易被忽略。这种问题在于患者会感到没误诊了,并没有得到正确的治疗选择信息。
在讨论BDD时常见的问题是如何与正常的躯体关注相鉴别。正常关注与BDD的鉴别点在于:
认知缺陷下的先占的严重程度; 由此而导致的不良应激的量; 妨碍生活的严重度。 以下问题常掩盖病情:
经常觉得尴尬或向家人/医生/朋友难以启齿; 经常难以获得正确的帮助。 你曾经关注过躯体的某个部位吗? 你曾经认为自己在某一方面是变形的或畸形的吗?(例如鼻子,头发,皮肤,生殖器,体格整体) 你曾经认为自己的身体某部位机能不正常吗?(例如严重的狐臭,胃肠胀气,或是多汗) 你是否曾经为担心的问题咨询过或觉得有必要咨询整形外科医生、皮肤科医生或是内科医生? 你是否曾告诉过别人或是医生自己是正常的吗,虽然你坚信自己的外表或是身体机能出现了问题。 你是否曾经花费大量的时间担心你的外表或是躯体机能的缺陷? 你是否曾花费大量的时间试图掩盖自己外表或是躯体机能的缺陷?

鉴别不足诊断不足误诊

鉴别不足,诊断不足,和误诊
躯体变形障碍通常得不到鉴别因为:
· 保密和羞耻:许多躯体变形障碍的患者不会把他们的症状告诉其他人,因为他们很不安并且不希望别人认为自己在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或者是因为他们通过与别人讨论,反而吸引人们更关注自己的缺陷部位。
· :缺乏对躯体变形障碍的认识:很多人, 并且很多保健人员对此也不太熟悉,以至于导致误诊。
· :混淆:尽管躯体变形障碍是一种严重的,令人痛苦的,有时甚至危及生命的疾病,但是因为它与虚荣的表现很像而容易被混淆。
· 追求美容治疗:躯体变形障碍就是一种与美容医学关系十分密切的心理异常现象,国内对该症的研究才刚刚起步。作为一种较普遍的精神疾患,大多数患者不能意识到自己的病症所在,也很少去看精神科医生,往往求助于整形外科、口腔科、皮肤科的医生。但是由于绝大多数医生对此症知之甚少,病人很少能得到正确的诊断,更得不到合理的治疗。错误的治疗会造成患者更大的痛苦,促使精神病、自杀行为的发生,甚至引起法律诉讼或针对医生的暴力行为。
BDD患者经常会对手术的效果表示不满,或对身体的另一部位变得“有兴趣”起来,甚至认为手术简直是糟糕透顶,使“缺陷”更加严重,从而产生新的外表先占观念。于是他们会再次寻求手术治疗,或是诉诸于法律,甚至向医生实施报复。有些患者,在绝望之余,甚至试图自施手术。好象大多数患者都不能达到治疗满意,越发的厌恶自己的容貌而结束生命。
· 误诊:躯体变形障碍的患者也可能有抑郁,社交焦虑,低自尊或其他讨论时不会那么尴尬的症状。因此,如果他们没有具体的提及他们对外观的关注,就有可能被误诊为另一种精神障碍。下面这张表格列出了一些经常和躯体变形障碍混淆的疾病。尽管患有躯体变形障碍的病人经常同时会患有抑郁症,社交恐惧或者强迫症,将它们与躯体变形障碍加以诊断和有针对性的治疗仍然是十分重要的。据我们知道的最好的方法,躯体变形障碍的有效治疗在某些方面应于其他精神障碍不同。
如果不能将躯体变形障碍诊断和有针对性的治疗,治疗可能是无效的

治疗

药物治疗

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是一组对BDD病人有效的药物。SSRIs对抑郁症和强迫症的治疗都很有效,包括百忧解、舍曲林、喜普妙和帕罗西汀。
服用SSRIs药物的病人通常会发现治疗后他们对于缺陷的关注时间减少了,很容易就转回思路而能考虑其他的事情。治疗病人会感到对于思维的控制能力又回来了,比较容易的抵制住BDD相关的行为,比如反复在镜子中审视自己和不断向别人寻求保证。很多人也发现他们的某些功能也得到了改善,与周围的人接触变得容易了,工作和学习的效率也提高了。自我意识、焦虑、抑郁和自杀企图得以缓解,自尊和身体意向通常获得改善。
SSRIs作用机制是增强脑内的五羟色胺的整体活性,籍此而纠正化学失衡。药物治疗开始后需要耐性,12周后药物治疗起效,有时候还需要更换不同的药物以更适合于个体。

心理治疗

认知-行为疗法是治疗BDD的另一个有效疗法。此种类型的治疗通常是除药物治疗以外最常用的疗法之一。行为疗法包括暴露和效应预防法。暴露疗法的意思就是让病人暴露在通常会使他们产生回避行为的情境下,效应预防法是帮助病人停止实施缺陷有关的强迫性行为。主要目的是减轻回避性情境所引发的焦虑。
认知疗法时定址患者强迫行为所伴发的插入性思维,或仪式行为,比如照镜子的程度。主要是为了探查患者的信念与价值观以帮助或增强病人对于躯体的感知觉。认知重建旨在帮助病人了解这些观念是如何影响一个人对于躯体的感知的,逐步重建对于插入性思维的新思路,而不是单纯探知照镜子和寻求保证的行为的严重度。重建包括帮助病人改变认知,而不是反复询问病人对于躯体的错误认知。

与BDD病人一起生活

BDD病人通常会隐瞒病情,其症状甚至连家人和朋友都不能被及时察觉。许多BDD病人的家人都能感受到病人爱慕虚荣、自私、特别关注自己的容貌并不断地反复询问以确保自己看起来如何。对于BDD病人来说从自己的思维中剔除强迫性思维几乎是不可能的,越是试图说服他们没有必要担心,他们就越是担心并产生更多的误解。虽然这看起来有点难,但是避免直接与之讨论关于并不存在“缺陷”问题,而只是听或提供帮助可能会好一点,向咨询医生、心理医生和家庭医生倾诉可能会更有价值。纵使他们坚持通过外科整形手术会解决他们的缺陷问题,在没有进行咨询之前也不要鼓励他们预约整形医生和皮肤科医生。
应该记住的是BDD绝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或是自限性的疾病,它病情严重且会逐渐发展加重。缓解他们的焦虑情绪,四处寻找解决之道,并告诉病人要理智的看待这些问题,这一切都是不合乎常理的。BDD病人经常羞于启齿来谈论他们的问题,并相信自己是唯一的一个有这种令人厌烦的难以消除的想法的人。在不断保证他们看起来没有问题的过程中,挫折会导致紧张,争吵和感到在家庭内的无助。与其给与无谓的保证,不如告诉他们你能理解他们的压力,不与之讨论关于容貌的问题,让他们知道你是真心想帮助他们的。鼓励病人谈论他们的问题,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病是受到重视的,这确实能给他们一定的安慰作用。争取让他们向保健人员倾吐病情,能获得正确诊断,并加以治疗,这才是有效的措施。
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你判断你的家人或朋友是否患有BDD,如下:
经常在镜子前反复检查自己的容貌或身体部分,或完全不敢照镜子;
不恰当地拿自己和别人做比较;
用衣服、帽子、化妆、手套甚至躯体动作掩盖自己的感知缺陷;
当医生或其他人缺陷非常不明显甚至不存在时,或根本不需要治疗时仍寻求手术或皮肤科的诊断与治疗。
对于所谓的感知缺陷不断地寻求保证,以尽量让别人不注意自己的丑陋;
过度修饰(理毛,修胡须,拔除或剪头发,或化妆) 出现认知缺损;
挖剔皮肤或拔头发;
评价讨人嫌的躯体部位 过度审视正常的躯体部位 避免可暴露感知缺陷的社会情境;
因为感知缺陷而对周围的人感到焦虑和不自然

为治疗和康复提供帮助

家庭成员应该改变对于BDD的态度。在许多病例中,BDD病人的家人和朋友经常不知道该怎样帮助他们。在康复过程中他们所起的作用是复杂的,一些对于正确治疗途径的指导是有益的。
学习认识BDD的症状表现 认可专业人员帮助的必要;创造一个温馨而不乏支持的家庭环境。敞开来解决问题,而非是审视的态度,解释明白你对仪式动作的漠视和任其自然只能加固症状。强调你对他们是关心的,你将努力在他们的康复与治疗过程中提供支持和了解。
经常有关于容貌简单而明了的讨论。BDD病人经常会和别人进行漫长的感知缺陷讨论,而是每一个人不胜其烦,在争吵中结束。尽力指出不断地质疑和寻求保证是BDD的症状之一,仅限于讨论于事无补。有时需要提供必要的检查以让他们知道他们看待自己的态度是由于BDD所致的感知扭曲造成的,而非是其他人也这样看待问题。
不要总是迁就他们,而是鼓励他们多参加家庭事务。让他们知道整个问题的焦点在于不要总是以自我为中心,不参与或不迁就反而会使他们感觉更好一点。
当BDD病人说压力增加时要努力使应激水平将下来,否则会使症状加重,任何一种改变都会带来难以忍受的焦虑。 对每一个取得的进步都给与欣赏。对于对抗BDD行为如仪式或插入性思维的改变都给与认可和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对抗仪式行为比如力陈对大多数人来讲每天在镜子前用1小时的时间来检查自己的皮肤瑕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似乎对于某些BDD来讲,这是有效的。即使办自己的检查时间由1个小时减为半小时,这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巨大的胜利。认可和了解这种努力而达到目的是非常重要的。鼓励BDD病人坚持下去,不要放弃,无论每一个进步有多小都要提供以帮助,这对于康复来讲都是有效的策略。
如果你的家人或朋友患有BDD,正进行治疗,要记住提供给各种可能的帮助。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并不代表着某一个人的缺陷。实际上,这会让这个人能更有效配合咨询或心理医生的工作。然而,必须记住一点,药物都有副作用,如果问题出现了,要保证你认真对待,鼓励他们对该问题与保健人员进行交流,而不是允许让他们在没有医生的指导下而停止服药。

相关病例

梅丽莎的经历

梅丽莎,17岁。大约12岁时,她开始担心自己的外貌。这种担心越来越严重,最后她对自己的外貌有了先占观念,一天会考虑数小时。她为自己过于宽而长的鼻子,过圆的脸,太低的颌线,不恰当的瞳仁的颜色,粉刺,扁平的胸部,难看的腓部,以及过于粗壮的腰和大腿所困扰。其他的人都认为梅丽莎是有吸引力的,但梅丽莎并不相信。事实上,当别人看她时,她误解为因为她太丑陋。她以前一直是一个优秀的学生,踊跃参加学校的活动并有很多朋友。但是由于她对外貌的担心,她变得越来越远离他人,不再约会,当她自己觉得自己格外丑陋时不去学校。

克雷格的经历

克雷格是一个35岁的离婚男人。他强烈关注着面部的雀斑和很小的痤疮,他认为这是“可怕地丑陋的”和“被整个世界所关注的,就像一个霓虹灯在指着他们一样”。他自己说,他“一天24小时”被这些雀斑和痤疮所“困扰”。并且克雷格每天也花费数小时照镜子和抠挖皮肤以期望自己“看上不会至于太坏”。但是,这些做法却通常让他感觉更糟。因为他认为存在的这些身体缺陷,他承受着激烈的痛苦和耻辱。
由于担心自己的外貌,克雷格变得非常抑郁,并且过度酗酒。因为为外貌困扰所分心,大量照镜子检查,以及担心他人看自己和躲避自己,他也不能正常的工作。他开始整个周末都在床上度过,甚至不离开自己的房子,因为他觉得自己过于丑陋了。克雷格有了自杀的念头,并认为太受折磨了,他会不顾后果地穿过街道,希望汽车将击中他。

举例:肌肉变形障碍

菲尔19岁,高而且瘦,一直以来受到同学无情的嘲讽,因为自14岁以来,他生长迅速,远比其他同学要高得多。他一直以来都很瘦,他过高的体重让他看起来有些瘦骨伶仃。16岁的时候,他患上了抑郁症,和父母与弟弟在家,没有几个朋友,每周只有一个晚上可以外出打篮球。训练时他的教练一直为他不肯脱下马甲而与他争吵。她在计算机前耗费着大量的时间,他的社会交往对象除了直系亲属外就是在互联网的聊天室里。当他在网上看到一则健身广告,并且购买了家庭健身器材,并且为增强肌肉而制定了一系列的高蛋白食谱。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足不出户,努力锻炼,进行食物补充并变得食量大增。然而,他并没有看到肌肉增强的效果,在镜子中反而看起来有些瘦弱不堪。这种感觉让他对身体产生了持续的强迫性思维,在镜子前耗费着大量的时间以检查自己的肌肉变化。

举例:BDD的皮肤关注

琳达,女,23岁,对面部持续存有焦虑,据他描述自己的面部有斑点和痘疮。她回想每天都要盯着自己的鼻子和脸几个小时并认为上面有小点点。也不断地在镜子中审视自己的皮肤和鼻子,并在上面又挖又抠以去除所有的异物。虽然她经常想问其他人自己是否看起来还行,但是由于惧怕别人说她不正常而忍住了。她每天都要花大量的时间费心巴力的化妆以掩盖其实微不足道的痤疮。琳达描述说这种先占观念令人非常难受,并说这使她自尊心受挫并使他抑郁不已。她不能胜任工作,常呆在家里,拒绝外出,因为他认为自己看起来是如此的丑。尽管她为此痛苦不已,但她保守住了这种先占观念的秘密,因为她认为这是不体面和羞于启齿的。

举例:拔毛癖
安娜,女,27岁,从13岁时就开始拔除自己的头发。她回忆道这一切开始于当她发现自己有一根白头发时就拔了下来。当时就对发根产生了兴趣并在拔除时获得了快感。从偶尔零星的拔除毛发逐渐发展到经年每天都要花费很多时间来拔除自己的头发。她发现在来例假之前,或是心烦意乱,或是在学校或工作中应激增高,甚至是当她担心某一即将来临的事件时情况就变得更糟。拔毛癖是一个复杂的程式化的病症,需要在合适的地点寻找合适的毛发,并要试图把毛发连同毛囊一同拔出。它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拔除毛囊,并不断地重复这个过程,曾使用过镊子或其他的工具。她的拔毛癖症状变得越来越重,于是她要戴上丝帕以遮掩毛发缺失的部分,还要用围巾遮住其他的地方,最后不得不戴上假发。拔毛癖让她不得不仍同放弃大有前途的运动员生涯,因为她非常害怕暴露自己的症状。社会交往也变得困难起来,不敢约会,因为她害怕自己的不良行为会被发现。


------分隔线----------------------------
其他症状相关文章
《重大人生启示录》,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免费,txt,pdf,word,下载
《重大人生启示录》,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免费,txt,pdf,word,下载

粤ICP备15037069号-1

【人生的意义网】
专注人生研究和痛苦解脱。治愈痛苦,抚慰悲伤!你遇到的所有人生痛苦,在这里都有解脱方法。公益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