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意义网】婚姻咨询、婚姻挽救修复。怎么挽回感情?婚姻情感机构公司专家咨询师。

人生的意义网
【人生的意义网】婚姻咨询、婚姻挽救修复。怎么挽回感情?婚姻情感机构公司专家咨询师。
首页 > 痛苦解脱 > 心理痛苦自我治疗 > 其他症状 > 【多重人格障碍】他们的身上为什么会有不止一个灵魂?分离性身份障碍

【多重人格障碍】他们的身上为什么会有不止一个灵魂?分离性身份障碍

2021-12-07 15:48:18 发布:人生的意义网

【多重人格障碍】他们的身上为什么会有不止一个灵魂?分离性身份障碍

这个事,要从几天前说起。几天前,一个好朋友邀请我们去看她制作的一场话剧。

 

这个话剧是关于一个葡萄牙诗人佩索阿。这是一个颇有些神奇的人。他在一生的时间里,虚构出了足足72个人。这72个人有着各自的身世,活跃的程度各不相同。他们被称为佩索阿的“异名者”。

 

使用笔名这件事在写作者身上并不罕见,罕见的是,佩索阿的这些“异名者”会和他的主体通信,并且,每个异名者都有着自成体系的思想和文风,写出的作品风格迥异。

 

知道我们几个人来自KY,好几个一起看剧的朋友都向我们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佩索阿他是临床心理学中所说的‘多重人格’者么?”

 

多重人格可能是心理学领域最受文学和影视亲睐的概念了。《搏击俱乐部》、《致命ID》、《24个比利》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美剧《犯罪心理》最新一季中,也有一集关于多重人格者的内容。

 

在回答了很多次问题以后,我们决定今天来科普一下,到底什么才是多重人格?

 

 

多重人格是什么?

 

其实,多重人格已经是一个属于过去的词语。它在诊断手册里已经被分离性身份障碍(Dissociative IdentityDisorder,DID)取代,后文我们用DID代表分离性身份障碍/多重人格障碍。

 

有一位名叫卡梅伦·韦斯特的心理学家,他自己是一个DID患者,他写了一本自传性的书籍叫做《24重人格》。

书中他写到,他时而是成年男子,时而是幼年男童,时而是青春期少女,甚至还有不会说话的原始人等等,这些人分享同一具身体,但他们说话的声音、动作、神态都截然不同,而他自己无法控制在他们之间转换。

甚至,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DID患者,只是感到自己的记忆很不连贯。在漫长的治疗过程中,他逐渐认识自己的分身(通过录像和笔记),最终他整合了自己的21重人格,而剩下的3重人格学会了和平相处。他自己则获得了心理学博士学位,成为了一个心理医生。

在书中他写道:“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人格分裂的倾向。比方说,你开车沿着高速公路行驶,突然一颗心不知飘荡到何方,当你清醒过来时,你发现你已经把车子开到高速公路的出口。这是一种普通的人格分裂(解离状态)。

 

DID是一种极端的人格分裂。当主人格无法承受一段经历或者记忆时,便会分裂(或者创造)出新的人格,这是大脑的一种无意识的防御机制。这种人格的分裂,被称为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D,旧称多重人格障碍)”。

我们可以看到,DID是一个人的身份瓦解。这种身份瓦解以“存在两个或更多以截然不同的人格状态”为特征(DSM-5,2013)。同时,这种身份瓦解伴随着情感、行为、记忆等功能的改变。DID患者在回忆日常事件、重要的个人信息、或创伤事件时,存在无法连接上的空隙(并不能持续地记住所有事)。

 

(如果佩索阿更多地是主动创作出各个人物,主动扮演着他们,他的记忆连贯不受影响,生活功能也不受影响,那么他只是一种独特的创作方式,而不是患有DID。)

 

关于人格瓦解,最早的详细记录是1791年一位20岁的德国女人。一天,这位德国女人开始讲起流利的法语,行为举止像法国贵族夫人,说起德语带着法国口音。法国女人时,她能记住自己做的所有事,但当她是德国女人时,她不了解法国女人的任何事(Healthy Place,N.D.)。

 

集中研究多重人格是在1880年至1920年,这一时期发现了大量案例,随后急遽减少。这可能是因为人们对精神分裂症和多重人格障碍的区分更为清楚。

现在依然有不少人将两者混淆。实际上,精神分裂症会出现长期或反复的精神错乱,主要特征是能听见或看见不真实的东西,想象或相信毫无现实基础的东西,但不会拥有多个人格(Webmd,N.D.)。精神分裂症和多重人格障碍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精神障碍。

研究显示,目前受DID影响的人口比例为1%至3%(Spring, 2010)。

 

 

多重人格的具体表现

 

DID的显著特征是患者拥有两个或更多的人格。有些DID患者提到自己时,常常会说“我们如何如何”。

研究显示,DID患者平均拥有13至15个人格(此数据根据治疗过程中显现出来的情况统计,也可能有更多人格不曾被治疗师捕捉到)。《24个比利》书名的由来就是因为主人公比利·米利根拥有24个人格。在一些不常见的案例中,一个人拥有的人格数目可高达100多个(Webmd,N.D.)。

不过,平均数的参考意义是有限的,因为极少数人格数量特别多的案例,会显著提高平均数心理学家kluft(1996)指出,实际上在DID案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人格数是3个。

那么,这些人格在一个人身上究竟是如何表现的呢?

 

DID患者所拥有的多个人格被称为交替人格(Alternate personalities或Alters ),因为这些人格会交替掌控身体和意识。交替人格拥有自己的认知模式,拥有不同的年龄、性别、种族、宗教和性取向,还可能拥有不同的语言、口音、手势及笔迹,甚至可能是动物(Kluft,1996)。

 

以比利·米利根为例,他有一个人格叫汤姆,16岁,精通逃脱术,好斗,具有反社会倾向,会吹萨克斯管,是无线电专家,头发蓬乱,发色金黄,眼睛为琥珀色;而另一个人格叫阿普利尔,19岁,是个女流氓,讲话有波士顿口音,会缝纫。有时,他会由英国伦敦的贵族口音,突然变成标准的斯拉夫口音。

 

在这些交替人格中,患者最初成长而形成的人格为称为原始人格(Original personality),而那个控制身体最长时间的人格被成为主管人格(Host personality),通常是原始人格承担着法定姓名,Ta称呼自己的方式会和法定姓名一致。但原始人格不一定是主管人格。

 

在很多案例中,主人格都并不知道任何分身的存在。相对来说,分身们了解多重人格存在的情况会常见很多。

 

这些人格对彼此存在的知晓程度具有很大的跨度,有些是完全知晓,有些则一无所知例如,人格A知道人格B做的所有事,但人格B根本不知道A的任何行为,甚至不知道A的存在。那些互相知晓的人格往往分享着共同的记忆。这些人格之间有着复杂的关系,最终构成一个DID患者的人格系统(HealthyPlace,N.D.;Kluft,1996)。

不同的人格在交替掌管身体时要进行转换。这种转换往往是通过外界环境的触发,所需的时间可能是一瞬间、几分钟,也可能是数天。如果转换的时间很短,两个人格之间或许不知晓,DID患者会出现明显的失忆现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如果两个人格在转换时发生冲突,患者常常会出现类似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行为(Kluft,1996)。

交替人格各种各样,研究者试图从这些人格中寻找常见的类型,不同类型的人格各自承担着不同的功能,他们发现了以下这几个常见的类型:

 

● 有一类常见的交替人格是“儿童和青少年”

 

他们的出现通常是为了应对原始人格所无法忍受的虐待,原始人格将创伤经历分担到这些人格身上而减少对自己的影响。

 

● 第二类常见的交替人格是“保护者或救助者”

 

这些人格可能是任意年龄,会将原始人格从原有的困境中拯救,通常比原始人格更加勇敢和坚强。

 

● 第三类常见的交替人格是“迫害者”

 

这些人格是对虐待者的模仿,会谴责原始人格,制造负面信息,这些负面信息通常由主管人格来处理,这也是主管人格通常会焦虑、神经质的原因。这些负面信息可能会引发自我伤害或自杀。

 

● 第四类常见的交替人格是“作恶者”

 

同样是对虐待者的模仿,但他们的敌意指向外部世界而不是内部人格。

 

● 第五类常见的交替人格是“复仇者”

 

这些人格包含着因虐待而产生的愤怒情绪,可能会对虐待者寻求报复。他们具有表达整个人格系统的怒火的倾向,很有很强的敌意(HealthyPlace,N.D.)。

 

一个人是怎么产生多重人格的?

 

关于DID的具体成因目前仍有巨大争议,至今没有找到确切的生物学病因。

DID不在家庭内部遗传,通常认为和外部环境有关,尤其是早年生活中的创伤。例如,比利在小时候就经受继父的残忍虐待。

心理学家Kluft(1900)在《分离障碍手册》中罗列其他人的研究,在所有的研究中都有90%左右的DID患者有过童年创伤,遭受身体虐待或/和性虐待,创伤经历通常发生在9岁之前。

卡梅伦在书中写道:

 

“譬如说,一个小孩第一次遭受性虐待,而施虐者竟然是他的母亲——生他、养他、帮他穿衣服、临睡前坐在他床边讲故事给他听的母亲。孩子没有能力理解和接受这种行为。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恐怖的、甚至痛苦的经历。

这个孩子会怎样应付这样的状况呢?通常,他的意识会可以和眼前这一刻保持距离,让心灵的另一部分出面,承担这性虐待事件带来的冲击、痛苦和记忆。如此以来这个孩子就不会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实压垮,而能够继续过他的生活,照常上学读书,照常和朋友们出去玩耍。

虐待事件再次发生,这个孩子又会采用相同的防卫攻略。也许,他会让先前那个分身再度出面。也许他会创造一个新的分身。久而久之,这个分身发展出各自的特征,跟这个孩子的人格分离开来。他们变成了这个孩子的另一个自我。”

但这些童年创伤与DID的直接联系并不清晰。有人会怀疑,对于同样经历过童年创伤的人来说,为什么有些人最终患了DID而另一些人没有。心理学家Kluft(1996)给出了四个方面的因素:

 

● 分离潜能(Dissociation potential)

有些人天生更容易陷入分离状态,这可以体现在被催眠的难易程度上。越容易被催眠的人,分离潜能越高。

 

● 压倒性经历(Overwhelming experiences)

前面已经提到童年虐待与DID的关联性,Kluft在此之外谈论了其他经历,比如有些DID患者曾经历过严重的丧失,他们经历过很重要的人的死亡或失踪,有过濒死体验,或是目睹过死亡、比如看到过由战争、自然灾难、事故造成的死尸。

 

● 塑造影响(Shaping influences)

文化环境则是重要的外部因素。而现在,很多DID患者的交替人格是以电视人物为基础,受到了传媒信息的影响。

 

● 缓和及恢复经历的缺失(HealthyPlace,N.D.)

持续性的情感或/和社交剥离使得DID患者没有及时的恢复机会。

Kluft(1996)如此简述DID患者最初产生交替人格的过程

有些人在面对难以承受的痛苦经历时,自我的防御系统可能进入分离状态,将自己的记忆内容进行分化,在内部和外部因素的影响下,塑造出一个新的人格,来从各个角度承担这些经验,从而减少对自己的负面影响。

 

 

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一个患有DID的人在生活中时常会陷入困惑或失落的状态。Ta会体现到失忆感,当从一个人格中“醒来”发现另一个人格之前做的事,Ta可能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患者这么描述:

“我觉得刚才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令我困惑而难以解释。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失去时间感,丢失一些东西,跟丢一些人?是不是每个人都会发现一些东西,但想不起自己买过,或是花掉了钱,但想不起自己怎么花的?是不是每个人都会闯入人群中,但发现他们的名字和面孔不知道如何匹配?”

目前没有针对DID的治疗药物,只用一些其他药物来减缓特定的症状,比如严重的抑郁或焦虑。

对DID的治疗过程包括三个阶段:稳定化,创伤应对,融合。但这个过程往往需要持续漫长的时间,最后能否被治愈也很难确定,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每个人对“治愈”的定义也不一样。

 

有些人希望能够找到控制其他交替人格的方法,达到自认为的健康状态就好,他们希望这些人格能够帮助他们处理生活的困难和创伤的记忆,他们希望找到以多重身份好好生活的办法——这是可行的。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将所有的交替人格融为一个健康的人格才是他们希望的,但这非常困难。

 

有些时候,DID患者能做的就是接受自己患有DID的事实,并试着和这些人格共同生活,他们要学习如何更多地掌控自己在人格间的转换,如何让多重人格不扰乱自己正常的生活,一种全新而独特的生活方式。一位患者如此描述:

 

“现在,时间丧失感不再那么糟糕了。有时我在事后能记住另一个身份做的事,虽然有些模糊,有点像喝了一夜的酒,但我会多少知道当时发生的事。

 

虽然我无法阻止他们做出对我有害的事——有时也的确会有一些危险的时刻——但是现在我们是在合作的。我已经学会信任他们。如果有什么问题,通常他们会在行动前让我知道。我过去总是试着控制一切,打击或批评他们,但这只会他们感觉更糟(HealthyPlace,N.D.)。 ”

 

多重人格障碍虽然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精神障碍,但是另一个方面来说,它和其他精神障碍一样。我们对精神障碍的更合理的期待,并不应该是根除,而应该是共处——在精神健康领域的英文语境里,我们很少用"cure"这个词——但我们能够很好地控制精神障碍,让其对我们正常学习、生活、工作的影响尽量降到最低。

------分隔线----------------------------
其他症状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加入我们

联系站长:qq号:296491738(如文章不宜,请联系站长删除。)

欢迎加入“人生智慧qq群:74053086”、关注“人生智慧抖音号:gongyongyu”

人生的意义网(www.rsdyy.com) | 粤ICP备15037069号 | XML地图 | TXT地图